光饰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光饰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一名行业评论员眼中的iOS游戏时代

发布时间:2020-02-11 07:15:39 阅读: 来源:光饰机厂家

或许你是魔兽世界的狂热粉丝,或许你是知名客户端游戏公司的策划、程序,或者你是对客户端游戏领域有非常浓厚兴趣的投资商。

如果你看到完美时空、腾讯、盛大、网易这样的客户端游戏行业领军企业开始倾斜资源研发iOS游戏的新闻,也许你能装作视而不见;如果你继续看到蜗牛、久 游、九城、蓝港在线这样的传统客户端游戏公司也开始预热他们的iOS产品的时候,也许你依然能继续假装淡定;但是当你看到这些iOS产品纷纷上线甚至稳定盈利,老一代客户端游戏式微甚至入不敷出的时候,当你看到多年客户端游戏研发经验的员工出走自立门户开发iOS的时候,当你看到三五志同道合的客户端游戏开发公司的员工,利用空余时间做出iOS产品并且火爆上线的时候。

你无法视而不见。

iphone gaming

这是一场新终端排挤老终端的革命,这是新厂商排挤老厂商的战争,这是新游戏方式颠覆老游戏习惯的创新。

先且不说iOS游戏是如何来势汹汹力逼客户端游戏的,但是从行业制高点移动终端领域来看,iOS从应用质量到安全性,从用户质量到装机数量都已经全面超越Android。

从2009年,也许能从2008年算起,Android、苹果的系列产品(包括手机、平板电脑等)开始走进都市百姓的生活,尤其是苹果,乔帮主的个人魅力和苹果系列产品的光环交相辉映,购买、把玩苹果手机或者ipad俨然成为了职场白领寻求身份认同的重要一环。

消费能力相对较高的目标人群,再加上封闭源码,开源组件的源码模式,两者综合所蕴含的巨大能量,依然被海量的开发者所关注。至此,iOS与其说是苹果公司的设备操作系统,不如说是无数怀揣梦想的年轻人施展抱负和商业梦想的舞台。

也许你对“海量的开发者”、“无数怀揣梦想的年轻人”还没有一个数量上的直观感觉,那么我们可以看一组数据:开发者广告平台Flurry的数据显示,苹果iPhone平台在2011年第二季度的开发者平台占比再度提高到57%,比一季度提升3个百分点,值得注意的是iPad的占比从10%提升到15%, 这一切都严重挤占了Android在开发者当中的地位,Android的占有率仅剩下28%。目前苹果应用商店下载量突破150亿,而Android仅有45亿。在收入方面,iOS与Android的比例达到了3比1。Flurry发现那些能够同时在两个平台运行的优秀应用,每在iOS上获得1美元的收入,仅能在Android平台上获得24美分的收入。

Revenue Comparison

开发者收入比例的差异,也直接导致了更多的优秀应用是在IOS平台首先上线的。就连施密特也曾经埋怨,“开发商应考虑先在Android上开发应用。”这 是个露骨的陈述,恰好说明绝大多数好应用都先登陆iOS,甚至只登陆iOS。开发者的思路也是,先上iOS,然后再判断是否要开发Android应用。

上面的简单论述和数据至少都能给人一个直观的感觉:iOS来势汹汹,显然是占领移动设备系统领域的王者,无论是用户付费能力和开发的便捷性,都注定了iOS是一个热闹的世界,熙熙攘攘地被高质量用户和开发者所填满。

正如《让子弹飞》中意味深长的“上海就是浦东,浦东就是上海”,时至今日尝到甜头的iOS开发者们都可以笑逐颜开的判断“iOS就是移动系统,移动系统就是iOS”。

说了太多的iOS的春风得意,我们再看看MMO市场的疲惫不堪,继续看数据:2010全年中国网游市场出现了超过230款网络游戏,其中在线人数达到20万的仅有6款,其成功率不足3%,而来自于文化部公布的数据显示,2010年中国网游市场规模达到323亿元,增长仅为25.8%,已是连续两年增速下滑。

这几乎是必然,游戏玩家在原有网民数量的高占比,新增网民数量的趋缓,更多盲目的投资挤入客户端游戏行业,蛋糕的成长乏力,分蛋糕的人急速增长,结果可想 而知。来自于游戏工委的《中国网络游戏产业报告》数据显示,在仅拥有2634万用户的2005年,网游企业约为300家,市面上运营的网游产业包括页游在内接近300款,而在2010年,这一数字将近翻倍,来自于文化部的数据称,仅在2010年新审批、备案的网络游戏数量就达到了204款,而算上近几年市 场自然增量以及原有的产品,中国网游市场上包含网页游戏在内的游戏数量已接近千款。

与其说客户端游戏市场是红海,不如说是血海。

另外不得不提的,让客户端市场更难做的一点是几乎一天一个价上涨的广告费用,迅雷在线的运营总监赵智勇就曾表示“在2008年时,投放100万元的广告费,在操作得当的情况下可以吸引5万登陆用户,初期PCU(最高同时在线人数)可以达到1万人。”现在的成本又是多少呢?业界盛传《征途2》上线当日买下17173首页整版广告的费用在100万上下。再看去年11月,巨人网络总裁刘伟在接受采访时透露,将预备5亿元人民币力推《征途2》,这笔巨额预算将在未来几年内陆续支出。

2008年,100万,PCU1万。

2012年,500倍之于100万,PCU能到500万么?

这就是市场。再看看纷纷上市的视频网站,收入中有多少比例是来自于MMO游戏的广告收入呢?大家心知肚明,此所谓红了樱桃,绿了芭蕉。路,都是自己选的。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作为一个长期观察客户端游戏市场的评论员,写下上面的这些文字,情绪是很复杂的。我无意再去说被粉丝狂热追捧被策划视作神明的《魔兽世界》,无意再去说为网易财报贡献太多收入增量的《倩女幽魂》《大唐无双》,更无意去说腾讯互娱的得意门生《DNF》《穿越火线》,还有畅游的《天龙八部》,盛大的传奇系列。这些都是非常成功的客户端作品,但是大作们的持续高额盈利,反衬的却是整个客户端游戏行业尸横遍野的凄凉。

客户端游戏永远不会死,因为有同样勤勤恳恳从业人员在细心耕耘让老产品保持盈利的势头,也会偶尔有新手上路的天才制作人给大家带来精彩的作品,但是行业而言确实是“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整体上并不再具有当年的系统性机会。

希望,还在移动平台,而移动平台游戏的发展,还得看iOS。

让我们记住下面的公司或者产品,也许这些的作品并不完美,甚至这些作品现在盈利未来未必能持续盈利,但是这些都无关紧要,因为他们中有客户端游戏的老牌开发企业,有初试iOS游戏的网页游戏开发商,有从前客户端开发小圈子里,为梦想放弃客户端转而开发iOS游戏,走出第一步的年轻团队。他们的尝试,是先驱性的,是指引性的,从他们的肩头出发,我们才能越走越远,游戏市场才能越走越远。

8月22日,九城宣布,旗下无线互联网游戏社交平台九城游戏中心The9 Game Zone正式推出iOS版SDK。

9月1日,蓝港在线正式在苹果Appstore发布旗下第一款iOS游戏,该游戏名为Mad Mice。

11月15日,网易的首款iOS作品 iPhone休闲游戏《翻书大作战》War On Book。

11月22日,国产网游厂商游戏蜗牛宣布首款iOS游戏《龙战》年内上线。

11月23日,盛大宣布旗下手机游戏社区GameLive即将于今年11月推出全新的iOS音乐游戏《魔力节拍》。

除了大厂商,新兴厂商和个人团队也在不断发力:

获得风险投资主攻社交游戏的奇矩互动,其移动事业部的《鱼鱼世界》,将于明年年初上线;

前网易客户端项目员工组建的Playlithium工作室,其《青蛙王子》美国排名在4月某周甚至超过愤怒的小鸟;

前蓝港在线客户端项目员工组建的Third space工作室,其主打圣诞节的轻量级产品《Our Christmas Card》上线3天安装量上万。

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年末产品客户端厂商的iOS游戏产品集中上线,仿佛在预示着2012年iOS开发的不平凡。

前后相继,循环往复。传播学大师麦克卢汉曾说过“媒介即讯息”,目前看来也唯有iOS移动平台,才能承载表达一个新的游戏时代的重任。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共勉之!

上方微博邀请码:

司法审计

中山工作签证延期

广州注册公司查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