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饰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光饰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湄公河惨案幕后黑手是谁为什么下此狠手

发布时间:2021-01-06 12:40:19 阅读: 来源:光饰机厂家

湄公河惨案:幕后黑手是谁?为什么下此狠手

寻找幕后黑手

2011年10月10日,泰国军方和警方称,由缅甸佤邦毒枭诺坎指挥的贩毒集团被认为是在湄公河枪杀中国船员的幕后黑手。但缅甸佤邦政府发言人当天声明,佤邦方面与事件无关。缅甸佤邦发言人李祖烈表示,媒体上公布了这个事情跟佤邦有染以后,佤邦也进行了调查,找到了当时在泰国清盛码头的一个目击者,根据这个目击者的说法,当发现这个船只下来时候,泰国警察曾经对这个船从岸上对船只鸣枪示警,中国货船停了,随后泰警登船,发现了一具船员的尸体和五名船员,片刻之后,目击者证人看见泰警枪击这五名船员,并将六具尸体推入江中。

湄公河专案组

2011年11月3日,公安部、云南省公安厅、西双版纳州公安局以及国内相关执法部门组成了“10·5”案件联合专案组,公安部禁毒局局长刘跃进任组长。

随后,湄公河专案组分别向老缅泰三国派出了200多人,共6个工作组,有的是从事秘密侦查,有的是与当地警方合作,全力抓捕糯康及其手下。

专案组组长刘跃进,公安部禁毒局局长,现任公安部反恐专员(副部长级)、党委委员,副总警监警衔。

专案组副组长、云南省公安厅副厅长先燕明。

专案组成员、公安部禁毒局副局长韩旭光。

境外情报组,三人,2011年11月5日和2012年1月两次出发,组长为云南省公安厅禁毒局副局长张洪峰,组员为西双版纳州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局长李晋波,组员之一柯占军在另案中牺牲。

境外行动组,六人,组长为李晋波,6人中有神枪手,还有抓捕高手、翻译人员和情报人员。

老挝工作组,2011年11月21日出发,组长为于海斌,公安部禁毒局禁制毒品处处长,被公安部授予个人一等功。

缅甸工作组,2011年11月23日出发,组长是公安部禁毒局办公室副主任赵乘锋。

泰国工作组,2012年1月18日出发,组长是公安部禁毒局处长孙少斌。

审讯组,张润生。

李晋波与公安部禁毒情报技术中心民警林惠煌,曾在老挝与全副武装的糯康擦肩而过;

因为保密的需要,于海斌和公安部禁毒局办公室副主任、赴缅甸工作组组长赵乘锋中断了和家人的联系,时间长达大半年;

而负责审讯工作的张润生,用110万字的审讯笔录为糯康等人的审判准备了如山的铁证……

是他们用胆识铸就金色盾牌,用忠诚为国家护航。

20年前的旧照是唯一线索

“10·5”案案发时,中国警方掌握的糯康集团的情报仅有:盘踞“金三角”水域的最大武装团伙,贩毒、运枪、劫财、绑架、杀人,以及一张20年前国际刑警组织通缉糯康的旧照。

2011年10月10日,中国外交部通报湄公河惨案案情。13日,中国向泰国、老挝、缅甸三方提出紧急交涉。此案非办不可,非快办不可。

2011年10月31日,在中国政府倡导下,中、老、缅、泰四国在北京决定建立湄公河流域安全执法合作机制,该机制的建立为协作侦办专案奠定重要基础。

2011年11月3日,公安部、云南省公安厅、西双版纳州公安局以及国内相关执法部门组成了“10·5”案件联合专案组,公安部禁毒局局长刘跃进任组长。

2011年11月5日,中国湄公河专案组派工作组(三人,组长为云南省公安厅禁毒局副局长张洪峰)深入“金三角”,了解尽可能多关于“糯康”的情况。

专案组最先锁定缅北一名毒贩,此人特务出身,人脉较广。他供出糯康集团底下一名小头目——运毒者岩相宰。”中国联手相关国家警方设下埋伏圈,在岩相宰的船经过时将其抓捕。必须押解回国审讯,中国干警乔装、收买、突围,这是境外执法的灰色地带。岩相宰被押至中国境内,其口供成为案情突破的关键。

三号人物“军师”依莱落网

2011年末,依靠岩相宰的口供,糯康集团的组织架构在专案组分析下逐渐清晰:一号人物糯康,二号人物桑康,三号人物依莱,四号人物翁蔑。糯康的指挥部设于湄公河老挝和缅甸交界处的江心小岛孟喜岛,沿岸有百余名武装人员巡查警戒,这伙人边贩毒牟利,边以保护费为名勒索过往船只。

集团中分管贩毒运枪船只的依莱首先浮出水面。他是岩相宰的直接上司。2011年12月13日,依莱在老挝被抓捕归案。此前,他频繁周转孟喜岛、泰国和老挝,专案组捕捉到其从老挝万象乘车离开的情报,一场精心设计的抓捕令依莱落网。据“10·5”案专案组审讯组长描述,这伙人被捕后说,他们没想到,中国政府办案力度这么大。“10·5”案幕后主使就是糯康。根据依莱的最终供述,糯康本人一手策划此案,并亲口下令“将船上的中国人全部干掉”。而“玉兴8”号和“华平”号上13名中国船员惨遭杀害,只因船主未缴保护费,且两艘船被误认为是缅军征用来袭击糯康指挥部的船只。中国商船在湄公河流域是吃水最深的,船大而坚固。

我情报组人员在另案中牺牲

柯占军(1981年7月1日~2012年2月23日),西双版纳州景洪市人,2003年7月毕业于云南省公安高等专科学校禁毒系禁毒专业。生前为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公安局禁毒支队情报调研大队副大队长,曾参加抓捕糯康三人情报小组。

2012年2月23日,柯占军在境外对湄公河 “10·5”案件进行调查和取证40余天,并押解4名犯罪嫌疑人回来。刚回到景洪,匆匆陪母亲吃过一顿简单的午饭后,就急忙赶往单位向领导汇报工作。

听说有案子,他请求领导一定要让他上。柯占军与战友对藏匿在景洪市大曼么小区的毒贩实施抓捕,对方持枪拒捕,面对丧心病狂、持枪顽抗的贩毒分子,临危不惧、冲锋在前。

窄窄的楼道上,柯占军与毒贩狭路相逢。冲在最前面的他,果断地控制了毒贩头目。突然,另一名毒贩持枪蹿出,开枪击中他的胸部,鲜血迸出,染红了胸膛,但他的双手仍死死抱着毒贩头目的双腿。丧心病狂的持枪毒贩又连开2枪,柯占军头部中弹,倒在血泊中,永远地闭上了双眼,牺牲在另一个禁毒战场。

糯康三次逃脱

柯占军牺牲后,专案组紧急调整侦破方案,派出6人抓捕组(境外行动组组长为李晋波)进入金三角,张洪峰说,专案组下达的命令依然是活捉糯康,但是任务由原来的情报传递变为直接抓捕。6人中有神枪手,还有抓捕高手、翻译人员和情报人员。

在追捕过程中,糯康从中国专案组手中逃脱了三次。专案组组长刘跃进说,境外办案,中国警方处处受限,尤其是大规模搜捕行动,只能请求、协同、主要依靠当地军警完成。糯康在“金三角”经营多年,势力由湄公河上总部孟喜岛发散至沿岸缅甸、老挝、泰国多地,他所藏匿的村庄或山头,住民会为其撑起一把保护伞,让追捕者进退两难,甚至遇险。

第一次是在老挝。2011年末,专案组将糯康精确定位于老挝波乔省湄公河沿岸一村庄,这里是糯康小老婆的娘家。专案组协同老挝军警对村庄进行包抄,却遭到地方官员及部分村民抵制,“两方对峙在那儿,就是不许进去搜查,我们这边有当地警长,对方就搬出省级官员”。中方无法直接出击,只能幕后迂回,找到一名老挝人民军高层疏通。最终,执法人员仅完成了6户定点清查,抓捕了糯康小老婆和组织成员数人,缴获枪械、巨款,但糯康在夜幕掩护下被当地人护送离开,渡河至缅甸一侧。

一切从头再来!转眼3个月过去,形势更为艰难,艰难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情报的掌握和分析滞后,怎么办?因为糯康使用泰国手机,当时中国尚无成熟技术控制外国号码,用常规方式接入国外信号网络,往往会暴露位置和身份,此前糯康犯罪集团多次逃脱追捕也有此因。为保证侦查人员在境外联络的安全,中方多个部门临时组队,紧张拉开科研公关。最终,中国北斗卫星导航系统的攻坚团队发挥作用,监听、定位、分析、筛选,目标锁定一名叫占拉的缅甸人。专案组组织缅甸当地人员对其秘密抓捕、就地审讯,他供出了糯康在缅东北大其力山区的藏身处。

同一位置,七八顶蓝布帐篷,空中地毯式排查结果与占拉供述相符。这些人是糯康团伙吗?专案组干警手持热红扫描仪,在对面的一处山顶蹲守了三天三夜确认这伙人不是山民。如何行动呢?通向糯康藏匿山顶的唯一小路坑洼不平,摩托车开到一半,须再步行2公里。每到夜间,糯康团伙就在地下布雷、树上挂雷,四周布满明哨、暗哨……

曾准备使用无人机

专案组有人曾设想,用无人机运载20公斤TNT炸药,一下子轰下去,“方案报上去后被否了,要抓活的”。这次是缅甸少数民族地方武装打头阵,缅甸政府军殿后,急行军在蚂蟥叮咬、猛兽栖息的深山老林走到第5天5夜,帐篷已在几百米外。一名队员碰到糯康的暗哨,开枪,但行动组的包围圈尚未合拢,糯康等人闻声四散逃脱。

301医院nk细胞

nk细胞治疗费用多少

NK免疫细胞如何治疗肝癌

先天性无精症能治愈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