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饰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光饰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当创业者被前任老板告上法庭时怎么办

发布时间:2020-03-11 09:39:56 阅读: 来源:光饰机厂家

导语:外界的某些力量的确会给初创企业带来巨大的麻烦,但同时小心你的前任老板

Y Combinator内部有一句话:初创企业都是死于自杀的,而不是被别人杀害。也许这句话听上去会让你感到惊讶,但是这是事实。一个初创企业的失败,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创始人自身犯下了不可挽回的错误,而来自外界的力量很少能够将一个初创企业置于死地。

然而在一种特殊的情况下,外界的某些力量的确会给初创企业带来巨大的麻烦,甚至是将其扼杀在摇篮之中。这就是,当你的前任雇主动用数百万美元的资金,以及其强大的法务团队将你告上法庭的时候。

我们是Shred Video公司的创始人,我们的前任老板,Smule公司的CEO Jeff Smith日前用一纸诉状将我们卷入到了一场官司之中。他指控我们伤害了Smule的知识产权,然而这个指控完全是子虚乌有的。他将我们告上法庭,只是因为他曾经想要收购我们的企业,但是我们拒绝了他的收购邀请。

这场官司完全是荒唐的,Smith的核心论点就是我们侵犯了Smule的知识产权,在我们的产品开发过程中使用了他们的专利技术。这个指控绝对是子虚乌有,而且Jeff Smith自己也深知这一点。当我们提出让第三方机构调查Shred Video与Smule产品的核心代码的时候,他选择了拒绝。他的意图很明显,他使用的是一个景点的围困战术:利用Smule雄厚的资金以及经验丰富的律师团队来困住我们,让我们难以进行融资,让我们流干最后一滴血,然后向他屈服。

Jeff Smith和Smule有钱、有资源,而且对于这种草率的指控,美国的法律对我们几乎没有任何保护。但是如果Smith先生觉得我们会在这样的情况下低头,那么他就错了,我们不会在他的欺凌中忍气吞声。对于我们自己,以及其他所有曾经或是即将受到前雇主法律骚扰的创业者来说,我们要做的,就是站起来反抗。

在事实面前,一切诡辩都是徒劳的。在这篇文章中,我们要摆出所有事实,让你们,也就是读者们,来扮演法官的角色。

一、我们是如何成立Shred Video的

3年以前,我结识了现在的联合创始人Mark Godfrey,那时他和我还都在音乐科技公司Smule供职。在那段时间里,我们参与打造了该公司的一些非常成功的产品,包括AutoRap和Sing!Karaoke。由于对科技的热爱,而且都有一颗想要创业的心,我们两个人最终成为了好朋友。我们都希望能够打造一家属于自己的企业,去感受创业的历程。

于是在去年的时候,我们两个人离职,并且开始自己创业。就这样,Shred Video成立了。

在Mark刚刚提出想要离职去创业的时候,Jeff Smith就暗示自己也想要分一杯羹。他提出让Mark转为Smule的兼职员工,并且提出日后Mark若是做出产品,给Smule一些粉红。对此,Mark选择了拒绝:他想要打造只属于自己的产品。之后,Mark的经理问他是否愿意帮一个忙,那就是继续为Smule提供工程方面的支持,而这些支持,Mark可以自己保留知识产权。

Mark希望能够与Smule完成一次友好的分手,而且他本身也非常愿意在离职之后继续为前任老板以及曾经一起战斗过的同事提供帮助。这件事最终的走向让我们极其寒心,本来是为人提供帮助,结果对方却借用这件事控告我们侵犯了他们的知识产权。

Mark在公司的最后一天,他找到了Smule的IT经理,归还他手中属于Smule的设备,包括手机、硬盘和笔记本电脑。这位IT经历代表公司CTO Alex Li对Mark说,他可以留着这台笔记本电脑。对此,Mark有些不解,他又去经理John Shimmin那里去求证,他问道:你确定我应该留着这台电脑吗?Shimmin回答说:是的,因为你还要继续为我们提供帮助。他认为Mark还要继续使用电脑中的Smule代码,这样才能继续为Smule提供帮助。四天之后,Shimmin又一次确认了这件事情,并且让Mark将电脑里的Smule代码发送给他。有过了几天,他和Smule的其他一些工程师还让Mark检查Smule的代码库,并且让Mark回答了他们的一些问题。请注意,Mark为他们所做的这一切,都是没有任何回报的。前前后后,Mark共为他们提供了超过20小时的义务劳动,我所技术的这些事情都有白纸黑字的邮件往来作为证据。

但是他们并没有因为这些不计回报的工程协助而感谢Mark,相反的,Jeff Smith看到了一个机会。当他得知Mark和我一起创立了Shred Video之后,他将我们带到了法庭之上。

Smule的核心指控,就是Mark偷走了那台电脑上的Smule代码,并且使用这些代码开发了Shred Video的产品。通过论证,我们就能证明他的这个指控站不住脚。Shred Video从来没有使用过Smule的代码或是他们注册了专利的开发方法,而且我们也没有从他们的代码和开发方法之中获得任何利益。

当Smule起诉了Mark,并且通过法律手段对我们进行威胁的那一刻起,Mark就关上了这台电脑,把它交给了我们的诉讼律师。之后我们的律师将这台电脑移交给了法庭当做证物进行留存。如今这台电脑正在静静的躺在法院的证物室当中。

要证明Shred Video从来没有使用过Smule的代码和开发方式,你首先需要了解Shred Video的技术和Smule的技术之间有何不同。

二、Shred Video的技术

Shred Video的产品能够将视频和音乐素材通过算法压缩成类似电影的文件。它需要用户从自己的素材库中输入视频素材以及一段音乐,然后我们的软件会通过三个步骤对二者进行压缩,这三个步骤分别为:

1. 使用MIR(音乐信息检索)技术对歌曲进行分析,提取音乐的主要组成部分,例如前奏、主歌和副歌等。

2. 分析用户上传视频的进程,找出其中含有动作的片段,以及静止画面。我们的方式,是辨别视频中的加速时刻,然后进行标记。

3. 完成压缩,将有动作的镜头安放在歌曲的副歌部分,将静止画面安放在其他地方。

Smule对我们的指控完全是荒谬的,因为Smule没有任何一个产品使用了以上三种方式。你自己在家就可以证明一点。

我们先说音乐分析。你可以下载一个Smule的软件,过去或者现在的都可以,用这个软件对你音乐库中的音乐进行分析,然后进行缩混。

你一定会发现,没有任何一个Smule产品可以完成这个工作,因为他们根本就没使用过MIR技术对音乐进行分析。Smule的音乐技术是基于对他们自己音乐轨道的手动注释。这个技术是该公司内部的一个声学工程师团队开发的。这个团队在开发这个技术的过程中,领导人曾是来自斯坦福大学的Rob Hamilton。

现在我们来测试视频分析技术。下载一个Smule的视频分析产品,然后从你的GoPro或是其他相机中导入视频到这个软件中,然后尝试使用这个软件找到视频中的加速。你会发现:Smule的软件做不到这一点。

三、Smule的技术

我们现在来介绍Smule处理音乐和视频同步的方式。Smule有三个产品与音乐和视频有关,它们分别是Cinebeat、Smuush和Sing!Karaoke。我们可以直接排除掉其中的Sing!Karaoke,这个软件只是录制和回放对人演唱同一首歌曲的视频,说一个视频卡拉OK软件与视频/音乐同步软件是一回事儿,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Cinebeat这个应用现在要想测试有点困难,因为Smule已经在大约一年前将其从App Store中下架了。但是你可以在网上找找这个应用的营销视频,看看它是怎样一种应用。从本质上来说,他就是视频版的Songify或Autorao,它可以讲视频和试音缩混在一起,并且加上一些背景音轨。这个应用与Shred Video的产品完全没有相似之处,无论是输出方式还是开发方式都没有。在看了Cinebeat的营销视频之后,再来看看我们的软件,然后请你自己去判断。

Smuush是Smule的另一个视频产品,他可以将音乐与视频缩混在一起。这个软件所使用的,是著名的音频指纹技术,这个技术早已经可以公开,所有人都能够使用。这种技术和开发方式早在10几年前就已经面向大众开放了。2003年的时候,Shazam公司的Avery Lichun Wang发表了一份有关音频指纹技术的论文。

Smuush的产品在为电影进行配乐的时候,会先辨别视频中所播放的音乐,然后再用同一首歌作为这段视频的配乐。例如,如果你在录视频的时候,身边正在放着Michael Jackson的《Billie Jean》,那么Smuush就会将这首歌作为视频的主配乐。不得不说,这个产品很不错,但是它完全不同于Shred Video,因为我们的产品没有使用声音指纹识别技术。

你可以通过两个测试来证明Shred Video和Smuush之间的不同之处:

测试1:向Smuush中导入冲浪或是滑雪的视频,然后看看这个软件能否将将视频中刺激的地方与你所选歌曲的高潮部分进行匹配。

测试二,向Shred Video中导入人们对嘴假唱的视频,然后看看这个软件所选取的音乐是否与视频中背景音乐不谋而合。

通过测试你会发现,这两个尝试都会以失败告终,因为Smuush和Shred Video从本质上来说使用的是完全不同的技术。

四、总结

也许有人会觉得:好吧。就算Shred Video和Smule做的产品并不完全一样,但是也有可能你们使用了他们一部分的代码或是注册了专利的应用开发方式。理论上说,Mark的确有机会侵犯Smule的知识产权,只要他想这样做,他就可以随时使用Smule的技术;毕竟他曾经是Smule公司的一个关键的开发人员,他可以接触到Smule公司所有的核心技术,而且在他离职之后,Smule也给了他查看核心代码库的权利。但是一个人有机会犯罪并不意味着他一定会去犯罪,当一个人走进7-Eleven之后,就一定会去偷东西吗?

在开发Shred Video的过程中,Mark并没有使用任何Smule的技术,一点都没有。因为他是一个正直、诚实而且道德高尚的人。而且退一万步说,Smule的代码和开发方式对于Shred Video的开发来说,一点帮助都没有。

因此我们并没有侵犯他们的权益。就算Mark是一个小人、罪犯(他实际并不是),从Smule那里偷代码也不会在开发Shred Video的过程中给他带来任何好处和帮助。

只需要一次代码检测和对比,就能证明我们的清白。Smule请注意,我们要再一次提出我破门的解决方式,这个方式很简单:找一个我们双方都认可的第三方机构,对Shred Video的代码进行检测,这样来证明我们到底有没有从你们那里偷取代码。如果你们拒绝了这个解决方式,你们只能证明自己是一个反对并且打压创新的恶霸,你们在做的,就是利用自己的财富去骚扰一个年轻的初创企业,无端的利用法律来欺凌我们。

(编辑:Zoey)

BANGCAMP创业邦成长营,创业邦旗下孵化计划。第四期全新升级,60个名额正式开启招募!现在报名,将有机会获得资机构对接、创业导师面对面指导、2016创新中国春季峰会展示、创业邦媒体矩阵深度传播!创新原力,伴你前行!

即刻报名第四期!

税率查询

出售固定资产会计分录

年检需要什么资料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