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饰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光饰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那年我们注定相逢十七[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28:53 阅读: 来源:光饰机厂家

十七、那句甜言,化为剧毒融入

“啊?哦。”我慢慢的向小佳的位置渡去,整个面馆散发着很压抑的气息。“老板,两碗刀削面。”

尽量不往那边看,月月一脸的挑衅,后背炽热的眼光,让我有些不安。“别纠结了,有什么的。”小佳看着我的身后,眼睛里充满了不屑,话却是对我说的,我想,我明白她的意思。可是,却做不到。

刀削面上来了,我吃了两口,就有种吃不下去的感觉,看了看小佳,她倒是吃的很开心,怕是食堂的饭菜她早就吃腻了。“你慢点吃,不够再叫。”尴尬的抽了张纸递给她。说是说诺的表妹,可是不管从哪方面都不觉得怎么像。

她猛地停下来,看着我。“你当我猪啊。”然后继续自己的狂扫大业,这不是猪么?难道还有更有力的形容方式?

看她吃的差不多了,站起来“老板,多少?”

“雅琴,我们谈谈。”晨拉住我,语气中含有一丝丝的恳求。“一会儿,就一会儿。”没有回头,没有看清他脸上的表情,只是心里有一个小小的人儿,告诉我,不要留下,留下心就会被这个男人,格式化。。

左手又被人牵住。“雅琴,我们走吧,我们也该回去整理一下诺哥哥的东西了。”心里那个小人儿的决定更加坚定了,诺,是啊,我不可以对不起诺。

“小佳,你能不能不要闹了!”晨声音中充满了怒气。

右手被人拍开。“晨,人家不愿意留下,又何必死皮赖脸的想留住这个人呢。放她走好了。”月月嘲讽的站在我面前,一脸的傲,不明白,我真的有这么讨厌吗?明明以前还是那么好的朋友,如今却是敌仇相对。

微微笑了笑,四周没有一点声音,刀削面馆里安静的让人诧异。可是,又有谁能从这死一般的安静里读懂,此刻我心中在想些什么。“晨,有什么,你直说吧。”累了,逃得太累了,我不想再去逃避,那就面对吧。

明显看到身后那个男子身形一愣,怕是没想到我会让他说吧。“雅琴,其实。。。我想和你从新开始,最后,最后给我一次机会。”

“神经。”小佳瞪了一眼晨,拉着我,直直走出了刀削面馆。

…………

怎么,不是想直接和她摊牌么,现在这么说,算什么?”月月冷眼看着晨,浓浓的鄙视。

“不懂就不要装懂,一些事情,你这种人怎么会明白。”晨回身坐下,眼睛里闪过一丝不忍,却又被那痛苦的仇恨盖过。

…………

一路和小佳没有说一句话,只是奇怪,却又不知道是哪里不对。“啊。”一下子被冲过来的人撞开。

“你没事吧,喂,你眼睛长哪里的,这么大一个人没看见啊。”小佳扶着我,恶狠狠的骂着前面的人,而我却没有任何想去看那个人是谁的冲动。心角传来一下一下的触痛。被撞这一下也用不着心痛吧?纠结的。

前面那个人走过来,把我的手臂抬起来一下。“你没事吧。”不喜欢,听到这声音,我第一个反应就是不喜欢,拽拽的感觉,就和当初徐偌风给我的感觉一样。摇摇头,不想和这样的人有任何的接触。“你看吧,你朋友都没有什么事,你在那里叫什么叫。”猖狂,再一个给我的印象。

“嘿,你撞了人,还好意思在这里说,我说你是脸皮厚成什么样了!”小佳猛地松开我,搞得我一个颠簸差点摔倒在地上。“我告诉你,这是我嫂子,你要是再不道歉,我哥半夜回去找你的!”听完这句话,上天很配合的让一阵凉风吹过,那个人我倒是不知道,但我是一身的鸡皮疙瘩。

那个男的转身离开,留下一句“疯子。”

“留下名字,你才是疯子!”眼角抽了一下,小佳对这种男生有兴趣?干脆把她和徐偌风凑一对的了,俗话说肥水不流外人田啊。

过了一会儿。前面慢悠悠的传来一句。“记住了,妞,哥叫萧子越”

“好了,小佳,我们回去吧,知道那个人那么嚣张,你还计较什么东西!”刚刚的那阵阴冷的风,把我彻底的吹醒。刚刚那一瞬间的心痛,让我额角还有一丝丝的汗水。其实,我很想知道,那个人是故意的还是无心的。但他给我的感觉却不像是无心的,微微皱了下眉头,看向小佳,发现她还在刚刚的‘艳遇’中没有缓过神来。不竟摇摇头,这丫头,看起来那么弱不禁风,却被谁都强悍。“你刚刚说,我是你嫂子?”

脑子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下子想到了刚刚那句话。“是啊,你不是我嫂子,是什么?”她冲我眨了眨眼睛。

“那你是不是打算一辈子看着我,不让我背叛你诺表哥啊。”

小佳挑了下眉。“当然,你要是背叛诺,我要你好看。”无奈的笑了笑,虽然从她的语气里听到了玩笑。

“她的表哥可不只有诺,还有我。”晨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我们身后,搞的我们两个吓了一跳。然而他身后站着的,却是月月,脑子一瞬间转不过弯来。“我刚刚已经说通了月月了,我觉得,还是有人在你身边帮你会好点的,雅琴。”晨的笑容很灿烂,却有些不对劲。算了,不愿意多想。

月月一改刚刚的嚣张跋扈,“小姐,对不起。”

“少来!你有几根花花肠子我不知道啊,就你们几个,杀人的事情都做得出来,更何况是别的什么事情。”小佳的脸色特别的难看,眉尖差点皱成一个团。似乎对他们两个极度的不信任。

看着他们两方争锋相对,我终究忍不下心来。“小佳,你别这样,月月和我相处了那么久,我就知道,她不会就这样弃我而去的。”划开一个笑容,右眼猛地一跳。

“就是,还是小姐了解月月。”月月跑到我旁边,勾着我的左臂。踏上高跟鞋,她终于有我这么高了,可是,为什么我从她的眼睛里,看见了少许的不耐烦?或许是我想多了吧。“你叫小佳?呵呵,是小姐的朋友,就是我月月的朋友。”

小佳不屑的看了月月一眼,“谁要是你的朋友,别玷污了朋友这两个字!!”无奈的摇摇头,月月回来我一直想的,可是,现在这么变成这样。“我和你说,你少在这个地方黄鼠狼给鸡拜年,别以为所有人都和雅琴这样笨。”

说完,她是离开了,留下一脸尴尬的我,我很笨吗?“额,月月,你别在意,她是诺的表妹,所以。。呵呵。。”嘴角抽了抽,无奈间手不自觉的收了收。“月月,以后不要化这么浓妆,和你的年龄不搭。”

看着月月的眼睛,似乎看到了少许的不耐烦。“小姐,我以后的私生活你就别管了,有些事情,变了,就是变了,很难再找回当初的自己。”她转身,朝晨的方向走去,是啊,月月变了,我又怎么能让她再变回来呢?却走过晨,继续前进。“小姐,我有点事,先走了。”

晨一脸笑容的看着我“怎么样,是不是得偿所愿了?月月还是回来了。”

“谢谢,晨。”淡淡勾起一个微笑,我不明白此时心为什么会这么乱,却想逃避,逃避这个地方,永远的逃避这个地方。“我,去看看小佳,恩。。再见。”微微点点头,算是离别仪式。

“雅琴!记住,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有我在背后帮你。”晨吼出这句话时,我愣在原地,只是最后听到两个字,让我深深记在心里。“永远。”

或是落荒而逃,或是心跳加快,或是。。忘却不了那一个月的温馨甜蜜。晨,你到底要我怎么样才可以放开手?怕,真的好怕,怕对你的感情,掩盖过诺,我深爱的他,又怎能让人替代。

靠在树上,周边不再有任何人的痕迹。闭上眼,呼吸着这个地方那独特的清香,苦笑,说是说要面对,最后却抵不过那逃避的诱惑,或许,这一切都是注定,注定我终究选择的是逃避,面对。。离我太遥远。诺、晨、宏达、月月、小佳,对你们五人,我该怎么办?

‘砰’一个东西砸到我头上,打断我的沉思。抬头对上了一个涨红的脸。

(未完待续……)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