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饰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光饰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学术研究贵在争鸣悼念蔡尚思先生-【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6:18:07 阅读: 来源:光饰机厂家

“学术研究贵在争鸣”——悼念蔡尚思先生

“五·一”期间,同学告诉我蔡尚思先生病危,正在抢救。我赶到华东医院九楼他的病房,护工不在,只见蔡先生侧卧在病床上,瞪着眼睛,身上插了许多管子。我走近他的面前,轻轻地呼叫:“蔡先生,蔡先生……”他毫无反应。一会儿,护士来了,她告诉我,最近以来,蔡教授已经抢救了好几次,都活了过来,他的生命力非常顽强,抢救时,眼睛瞪得大大的,似乎知道医护人员在抢救他。不过,毕竟是104岁的老人了,他没有什么大的疾病,就是全身器官已经衰竭,这次恐怕是不行了……21日上午,复旦历史系傅德华先生来电告诉我,蔡先生于昨天凌晨去世了。这位经历了百年风雨的老人、我国著名的历史学家、哲学家、思想家,终于走完了他漫长的一生。噩耗传来,我思绪滚滚,脑海中不禁浮现出先生的音容笑貌……

“学术研究无禁区”

蔡尚思先生是我的老师。上世纪六十年代初,他给我们年级上中国近现代史选修课,我有时去旁听。他上课时不大看讲稿,引经据典,海阔天空,声音宏亮,讲到哪里算哪里,讲到得意处,神采飞扬,慷慨激昂,摇头晃脑,甚至手舞足蹈,他的浓重的闽南普通话,同学们听不懂,他就用粉笔写在黑板上。我们常常说他是开“无轨电车”。不过,他博古通今,见多识广,给我们开阔了眼界,增长了知识。那时老师下课后就回去,学生和他们接触不多。我和他熟悉是在八十年代初以后,尤其是在我的家搬到国顺路的时候。国顺路和蔡先生住家复旦第一宿舍相近,我常常去他家和他聊天。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拨乱反正,改革开放,经济发展,学术复苏。蔡先生经常参加一些学术座谈会,几乎逢会必谈,呼吁贯彻党的“双百”方针。1986年5月,在纪念“双百方针”提出30周年座谈会上,他给我一篇发言稿《学术研究无禁区》,说“双百”方针的提出,已经经历了三十个年头了,但仍有待于认真贯彻,虽然现在比以前好多了,但还是不够的。在发扬学术民主方面,还有一些禁区。比如,唯上级之命是从,不敢发表不同意见;唯书本教条是从,不敢提出独立见解;唯“权威”是瞻,不敢稍有异言;唯多数是正,不敢标新立异。他认为,出现这类禁区原因是多样的,有社会的、有领导的,也有学者个人的问题。要彻底打破禁区,关键在于发扬学术民主。他指出,学术与政治有联系,也有区别,如果不把两者区别开来,学术与政治混为一谈,用左、中、右的划分来判断学术研究的是非,学者必然顾虑重重,学术就得不到发展。社会主义学术民主是社会主义民主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没有学术文化的空前繁荣,就没有社会主义的全面发展。

这篇短文发表后,我送样报去他家。他住的是老式房子,一楼一个房间挂着顾廷龙书写的大幅中堂,是王国维、梁启超、柳贻徵、顾颉刚赠送他的语录,他说这是师友的箴言,以此作为座右铭;二楼是书房,大约十多平方米,没有像样的书柜,桌椅上、地板上、扶梯口,到处都是书刊和资料,客人来了只有一只陈旧的靠背椅。他从不喝茶,给我倒了一杯开水。我坐下来和他聊天,说这篇文章影响很大,许多人都佩服他的勇气和胆识,说出了大家的心里话。我刚说完,他就告诉我,他青年时代到北京求学,一面在北京大学自由听课,一面考入孔教大学研究科,他的老师陈焕章是个尊孔派,叫他“先信后学”,他不服气,哪有先信后学的道理,他说他要“先学后信”。彼此很对立。后来他再考,考入北京大学研究所国学门哲学组。他说他一生都在争鸣,批判中国传统思想。他边说边取出《中国传统思想总批判》给我看……他还是和当年给我们上课一样,声音宏亮,时而站立起来,哈哈大笑,比比划划,像个天真的老顽童。他满口闽南腔,好在我也是泉州人(他德化人,我晋江人,同属泉州),和他是大同乡,能听懂他的话。和他交谈的人都知道,他一开口就滔滔不绝讲个不停,旁人的话是插不进去的。那时已近中午,他的家人都上班,我要请他到外边吃饭,他怎么也不肯,倒是要留我在他家用餐。我也不客气,跟随他下楼。他点燃煤气灶,蒸了几个包子,热了一点菜汤,就这样算是招待我了。我早就知道他的生活非常简单随便,所以一点也不感到奇怪。这算是在他家体验了生活,也是唯一的一次。

« 1 2 3 4 5 »

绥化定制职业装

设计职业装男装大衣

普兰工作服定制

相关阅读